今年上半年甘肃外贸形势分析与三季度趋势预测
日期:2013-08-16  来源:

一、上半年甘肃外贸走势情况分析<?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1、进口增长出口下降。全省实现外贸进出口总值54.6亿美元,同比下降2.26%,完成全年100亿美元目标的55%。其中:进口总值31.09亿美元,同比增长12.93%;出口总值23.51亿美元,同比下降17.02%,贸易逆差7.58亿美元。从各月数据来看,除6月份同比降幅54.93%较大外,其它5个月出口基本保持平稳。甘肃省进出口涉及162个国家和地区,对47个国家和地区进出口总值超过1000万美元。其中:澳大利亚为甘肃省最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进口国,马来西为甘肃省第四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出口国,从进出口洲际分布来看,亚洲和非洲累计进出口占甘肃进出口总值的半数以上。

2、进出口呈现前高后低的回落态势。一季度,甘肃外贸连续3个月保持高速增长,全省进出口总值28.57亿美元,同比增长50.62%;其中进口总值15.33亿美元,同比增长22.41%;出口总值13.24亿美元,同比增长105.1%。二季度受国际需求不足、人民币大幅升值、贸易保护、大宗商品价格低位运行等因素影响,进出口增速明显放缓,4月份创下11个月以来的最高进出口总值10.52亿美元后,5月份开始回落到较低增长水平,累计增速大幅下滑至3.6%6月受大环境和一些短期因素叠加影响,当月进出口总值6.09亿美元,同比下降32.4%,环比下降35.33%。上半年,各月进出口总额分别为9.5亿美元、8.64亿美元、9.96亿美元、10.52亿美元、9.4亿美元、6.09亿美元,进出口累计增速分别为41.6%43.1%、、50.7%44.2%3.6%-2.26%。见图:

             点击浏览下一页   

 

    3、工业城市优势明显。上半年,甘肃省十四个市(州)中,进出口总值排名前五位的市(州)依次是金昌、兰州、白银、嘉峪关和天水。五市进出口总值48.51亿美元,占全省进出口总值的95.04%。金昌市进出口总值22.38亿美元,增长30.43%,占甘肃进出口总值的40.99%;其中进口总值22.12亿美元,增长29.91%,占全省进口总值的71.14%兰州市进出口总值18.97亿美元,下降29.46%,占甘肃省进出口总值的34.75%,其中出口总值16.27亿美元,下降29.87%,占甘肃省出口总值的69.18%,进口总值2.7亿美元,下降26.94%。金昌、兰州各占全省进口、出口的70%

     4、国企、私企分别主导甘肃进口与出口。上半年,国有企业进出口总值29.61亿美元,增长14.48%,占同期全省进出口总值的54.23%,其中:进口28.22亿美元,增长17.62%,占同期全省进口总值的90.75%;私营企业进出口总值23.93亿美元,下降17.38%,占全省进出口总值的43.83%,其中:出口21.18亿美元,下降16.97%,占同期全省出口总额的90.08%。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总值3816.4万美元,同比下降39.6%,占全省进出口总值的0.7%,其中:出口2621万美元,同比下降52.6%,进口1195.4万美元,增长51.5%

5、进口资源性矿产品量增价跌。上半年,甘肃省矿产品进口总值23.7亿美元,增长52.72%,占甘肃省进口总值的76.21%。铜矿砂进口总值15.12亿美元,增长1.59倍,其中实物量增长1.62倍,价格下跌1.33%。镍矿砂及其精矿进口3.1亿美元,增长13.22%,其中实物量增长22%,价格下跌7.32%,铁矿砂进口1.77亿美元,减少2.98%,其中实物量增长了4.87%,价格下跌了7.95%。锌矿和钴矿也不同程度地出现数量增长、价格下跌的状况。

    6、传统商品出口普遍下降。上半年,甘肃省机电产品出口总值7.3亿美元,占甘肃省出口总值的31.03%,下降20.54%;贱金属及其制品出口2.34亿美元,占甘肃省出口总值的9.96%,下降44.04%;农产品出口1.35亿美元,占甘肃省出口总值的5.74%,下降1.4%。纺织品成为出口商品增长的唯一亮点,上半年,甘肃省对马来西亚进出口3.04亿美元,其中出口占进出口总值的99.44%,主要出口商品为以棉制针织或钩编的女裤代表的纺织品,马来西亚也由此成为甘肃省第四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出口国。

    二、影响外贸的因素分析和下半年趋势预测

   下半年外贸形势将更加复杂严峻,国内经济放缓、外部需求低迷、企业经营成本居高不下、人民币升值、贸易环境恶化的形势不会有较大改善,对外贸企业的影响将逐步加深。总体看,外部需求、综合成本、贸易环境这三大影响外贸增长的要素仍存在压力增加的风险。

    一是外需持续疲软。世界经济低速增长态势仍在持续蔓延,国际市场需求疲弱状态短期内很难扭转,前五个月世界主要经济体对外贸易总体表现比较低迷。目前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除了前四个月欧盟的进出口增长了0.3%以外,美国、日本、韩国、俄罗斯等市场的进出口均同比呈现下降的态势,这表明全球主要市场的贸易表现不尽人意。但从总体判断,下半年发达经济体经济形势可能会好于上半年,美国经济延续温和复苏,预计三季度将会有所起色,欧洲经济正在逐步走出衰退状态,日本经济前景有所改善,新兴经济体增长乏力。因此,整体而言,下半年我国面临的外部经济环境将有轻微好转。

   二是企业出口成本增加。劳动力工资、原材料价格、贷款利息、厂房租金等生产经营成本上升,加之人民币汇率升值和货币信贷政策收紧等因素的共同影响,使出口企业经营综合成本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外贸企业的价格优势,利润空间受到挤压,特别是中小外贸企业,成本自我消化及向外转嫁能力有限,经营状况愈发困难,导致部分出口企业不敢接大单和长单。但下半年人民币汇率有望保持稳定或贬值,这将缓解汇率因素给出口企业造成的成本压力,利好出口。

   三是贸易环境趋紧。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欧美贸易保护主义日益猖獗,贸易摩擦加剧,企业面临的贸易环境恶化,贸易风险仍在不断加大。就市场和企业现状而言,受国内工业生产放缓和产能过剩、库存增加等因素影响,占我省规模以上工业比重77%的石化、有色、冶金、电力、机械、煤炭等行业因市场需求不足、产品价格下跌、企业订单减少,进一步抑制了原材料进口需求。金川集团、酒钢集团在转型升级中走多元化的发展道路,金川集团在沿海地区建立了生产基地,企业的中心移至广西,进出口贸易额也随之转移。酒钢集团为应对金融危机的冲击和产能过剩,发展的重心也侧重于国内。但有利的因素是当前资源性的矿产品价格处于低位,为我省进口主要大宗商品创造了有利条件。从上半年进口的资源性矿产品价格走势情况看,主要进口矿产品价格震荡剧烈,LME铜价和镍价持续震荡回落,铜精矿均价从1月份1810美元/吨到3月份2204美元/吨,6月份回落到1341美元/吨左右;镍精矿从1月份均价1551美元/吨到4月份跌到691美元/吨,6月份回升至1265美元/吨,最大振幅达到了860美元/吨。如果资源性矿产品价格继续处于低位,企业有可能继续扩大原材料进口,但如果产品价格继续走低,出现去年同期倒挂情况,企业将减少进口进行止损,对进口的影响不容忽视。同时,随着代理出口成本的上涨,代理出口量也将大幅下降,下半年出口增长将会比较乏力,很难出现上半年的高速增长行情。

     综合考虑国内外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尽管各方面不确定因素较多,但考虑到国家近期出台促进外贸发展的“国六条”、当前处于低位的资源性矿产品价格有利于增加进口等因素,以及从上半年我省外贸走势基本平稳的态势判断,预计三季度我省对外贸易增速将低位趋稳,并保持平稳增长态势,实现略高于去年同期的增长,进出口总值预计达到7580亿美元,进口继续保持小幅增长,出口保持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
 
  三、保持外贸进出口平稳增长的对策建议

综上所述,下半年外贸形势难有根本性好转,如果不采取相应措施,实现全年外贸目标较为困难。三季度是实现全年出口增长目标的关键时期,要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在目前时间过半、任务过半的基础上,加大出口成交,力争完成全年的出口任务。

一要继续落实和完善进出口政策。根据国家近期出台的一系列外贸鼓励政策,尽快制订一些阶段性的实施细则,制定便利通关办法,整顿进出口环节经营性收费,减少行政事业性收费,抓紧研究法定检验体制改革方案;鼓励金融机构对有订单、有效益的企业及项目加大支持力度,发展短期出口信用保险业务,扩大保险规模;支持外贸综合服务企业为中小民营企业出口提供融资、通关、退税等服务;进一步推进海关通关无纸化改革试点范围、加强贸易便利化等,切实减轻企业在融资、通关、质检等方面的成本负担。

二是进一步扩大进口。较低的原材料价格有利于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增强出口企业的价格竞争力。将促进口与加快技术改造、推动全省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紧密结合起来,扩大高新技术产品的进口比重。继续发挥进口在平衡宏观经济、调整经济结构、提高科技创新能力中的重要作用。积极扩大商品进口,增加进口贴息资金规模,提高进口便利化水平,拓宽进口渠道。

    三是进一步推进外贸市场多元化战略。主动应对国际市场需求的变化,推进市场多元化,分散贸易风险,广觅贸易伙伴,挖掘商机,在巩固传统市场的同时,开拓新兴市场,培育周边市场,转变传统贸易方式,吸收更加快捷方便的电子商务和新兴经济及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贸易方式。

   四是加大结构调整力度。抓住当前结构调整的有利时机,研究确定甘肃外贸基地转型升级建设和“抓大、促小、育新、引强”的实施方案调整。积极发展优势特色产业,承接国际和沿海地区的出口产业转移;加大出口产品品牌的培育力度,努力提高高技术产业的竞争优势,出口更多高附加值产品;对进行自主创新和研发活动的企业给予适当的税收优惠或研发资金支持;要鼓励企业走出去投资,通过投资拉动贸易,把技术贸易与服务贸易结合起来促进和带动货物贸易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