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大建:别用“伪共享”抹杀中国式分享经济的创新
日期:2017-08-30  来源:中国循环经济协会

中国的分享经济正在成为国内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前沿和国际社会关注的亮点,但是我们有关分享经济的理论思考还没有取得同样意义的发展。一方面,国内有关分享经济的看法和观点,大多数限于搬用狭隘的基于airbnb(爱彼迎)和uber(优步)模式的看法,对国外更具有源头性、更有综合性的分享经济理论缺少基本的了解;另一方面,我们用美国版的C2C(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电子商务)的分享经济理论,解读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中国实践,常常把我们自己的分享经济称之为“伪共享”,抹杀了中国式分享经济的创新之处。应该说,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分享经济都是新生事物,还没有形成权威的理论解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针对中国的实践开展自己的理论研究,讲出有中国特色同时可以与国际对话的故事。

到底什么是分享经济?

什么是分享经济?首当其冲的一个问题是,共享与分享是一回事儿吗?分享经济的英语是"Sharing Economy",由于“Sharing”一词在中国被翻译成共享、分享两种说法,所以常常让人觉得有点混乱。其实,在我看来,硬要对共享经济与分享经济进行区分,那是文字游戏,可以一笑了之。国外是不分的,而目前在国内学界,这种区分也没有得到认同。在我今天的演讲中,两者是一个意思,而且就一种经济形态而言,我更倾向于用“分享经济”。

关于分享经济,目前急需澄清的一个认识误区是,许多人用airbnb和uber为例,认为分享经济是存量资产的分享,于是把增量物品的分享排除在分享经济之外。其实,分享经济的最主要的特征不是存量和增量的问题,而是使用权替代拥有权,以及信用替代交易的问题。

“分享经济”这一概念的始作俑者Botsman一开始就强调,分享经济的本质是不求拥有但求所用,指出共享消费能给人们提供机会跨越所有权的限制去享用不属于自己的产品和服务,个人不断购买占有物品的传统消费将逐渐消失。对此进一步的理解,需要说明三点:

第一,分享经济是介于商品经济和礼物经济之间的过渡形态。众所周知,商品经济是陌生人之间的交易活动,礼物经济是熟人之间的赠送活动,而分享经济正好处于两者之间的区域,整合了两者的特点,即拥有但是分享,收费而不是免费,信用关系从熟人社会进入到陌生人社会。

经常有人说,共享单车这样的东西不就是租赁吗,怎么摇身一变成为了时髦的共享?不错,分享经济就是通过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分时租赁的形式区别于传统的商品经济和礼物经济。它不是商品交易,即通过收费交易在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进行所有权的交换;它也不是礼物经济,即通过免费赠送将物品从这个人转移到另外一个人;它是租赁经济,是通过交换闲置物品的使用权,大幅度提高物品的使用率。当然,租赁经济并不是新现象。但是,以前人与人之间开展租赁不方便,信用关系主要在熟人社会存在,所以规模小、不发育。只有大规模的移动互联网出来以后,信用关系从熟人社会扩展到了陌生人之间,租赁经济才有可能发展成为有全新特征的分享经济。所以我们要说,分享经济的发生需要以移动互联网的发育及其带来的信用关系的变革为前提。

第二,分享经济作为闲置产能的共享有两种基本的表现形式。分享经济是闲置资源的共享,闲置资源既可以是存量资源,也可以是增量资源。因此,分享经济有两种基本形式,一种是以airbnb和uber为代表的C2C的共享,强调个人之间的闲置资源的共享;一种是以产品服务系统为代表的B2C(企业到用户的电子商务模式)的共享,强调企业不卖产品卖服务,用新的服务共享方式替代旧的产品销售方式。摩拜单车这样的中国共享单车,就是基于产品服务系统概念的B2C的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

第三,从分享对象角度出发,分享经济的发展可以有三种类型。一般而言,我们可以共享三类东西。第一类叫物品的共享,比如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办公室等。第二类叫服务的共享,例如用Uber搭个顺风车,这里共享的不是汽车而是开车的服务。第三类是技能的共享。几年前在飞机上碰到一个医学院毕业的女孩子,她来上海创业。她干了个什么事情呢?她把上海三级医院一些主治医生的名单搞到手,然后逐个沟通建立了可以把医生请来业余时间做医疗诊断的网站,生意不错,这就是共享医生的技能。还有现在流行的慕课(MOOC)、知乎等,其实就是共享教师、学者的技能和知识。总的来说,现在“分享经济”仍然处在婴儿期,未来发展还会共享出更多的东西,出现Botsman所说的新的分享经济越来越多、旧的拥有经济日益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