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振华促成巴黎协定签订获国际大奖
日期:2017-08-25  来源:中新社 作者:

  美国当了应对气候变化“逃兵”,而中国人因致力于推动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得了个国际大奖。

  第二届“吕志和奖——世界文明奖”22日在香港公布获奖名单。这个一年一度的国际性跨界别奖项将“持续发展奖”颁给了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理由是他在两个重要范畴为预防气候变化做出贡献,包括在中国国内致力领导和推动相关工作以及致力促进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并最终成功促成2015年《巴黎协定》的签订。

  名人

  解振华是国际环保和气候圈的名人。在环保部门履职20余年后,他于2006年底开始担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主管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应对气候变化等工作。2007年巴厘岛气候大会首次以“气候部长”身份亮相后,解振华活跃在气候谈判的第一线已达10年。

  每次《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为了能尽早达成一个“大家都不满意但都能接受的结果”,他都奔走在会场和不同会议室之间,为发展中国家利益据理力争,为气候谈判注入信心。

  在哥本哈根和德班,因为某些发达国家的无理要求和故意搅局,解振华曾两次发过火。“我跟他们讲,已经谈判了这么多年,公约里要求你要出资金跟技术,到现在为止,资金没有落实,技术没有落实,你有什么资格来跟我提,让我做得更多呢?”

  他说,“我们是发展中国家,我们要发展,我们要消除贫困,我们要保护环境,该做的我们都做了,我们已经做了,你们还没有做到,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给我讲道理?”

  在巴黎,解振华与美国、欧盟、基础四国等反复磋商,最终使《巴黎协定》“顺产”。

  “解先生和他的团队与多方斡旋,充分兼顾到环境力度的需求,展示了中国环境外交官的引导力,是这一多边进程取得重大突破的关键力量。” 绿色和平组织中国大陆项目总监李雁回忆当年《巴黎协定》艰苦谈判时说。

  在马拉喀什,当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搅得人心惶惶时,解振华说,《巴黎协定》成果来之不易,需要各方共同维护和落实。在他看来,应对气候变化是“对子孙后代必须承担的责任,不能轻言放弃”。

  在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解振华几次明确表态,“中国将继续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100%承担自己的义务”,到2020年将圆满、超额完成在推进节能减排、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承诺。

  一位和他交手多年的谈判代表说,解是一个“强硬”的对手,有非常强的气场。

  对同事,他是个尽职尽责的“工作狂”。在马拉喀什气候大会期间,解振华的“上班时间”通常从早晨6点多开始,日程表上各种例会、会见排得满满当当,几乎没法准点儿吃上午饭,回到酒店时夜色已深。而他的秘书高健说,一天十几场活动还算是“比较轻松的”。

  可解振华乐此不疲。他曾经这样鼓励同事:“干这份工作,能给国家发展奠定一个比较好的基础,你这辈子就值了。”

  这位“气候部长”还把低碳真正带入了日常生活。他说,节假日期间,只要外出,“七八公里以内的路程我都尽量步行”,平时还使用手绢,减少用纸。

  团队

  站在解振华背后的,是一个身心都相当强大的团队。

  按惯例,气候大会每年在五大洲轮流举办。由于近200个缔约方利益诉求相当多元,气候大会“打加时赛”是常有的事。这种加时赛少说也有20多个小时,最长甚至超过48小时。

  多位中国代表团谈判代表告诉中新社“国是直通车”,他们几乎没有倒时差的概念,基本上一到会场就马上开始工作。

  在大会冲刺阶段,连续30多个小时不合眼更不是什么新鲜事。发改委气候司副司长李高回忆说,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最后72个小时,他才睡了两个小时。

  出差是谈判代表的家常便饭。对他们来说,每年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的路上。在这种高强度出差频率下,想多一些个人空间,陪陪家人几乎是奢望。

  与生活相比,谈判代表们工作压力更大。很多谈判代表并不是以气候谈判为专职,而是有其他工作。在此情况下,所有和谈判相关的工作只能利用周末和加班时做,工作模式是“5+2”、“白加黑”。

  所有这些努力,如今都得到国内外高度认可和赞赏。在接受“国是直通车”采访时,多位气候圈人士几乎都众口一词:实至名归。

  在解振华的倡导下,中国国家气候战略中心成立。“解振华主任不仅为《巴黎协定》达成做出了杰出贡献,同时也是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倡导者,为倡导生态文明建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了不懈努力”,该中心首任主任、研究员李俊峰表示,解振华不仅是绿色发展理念的倡导者,也是实践者,为中国和世界的绿色发展转型做出了杰出贡献。

  “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个领导长达35年担任环保、节能减排、循环经济和应对气候变化等可持续发展众多相关领域的领导工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科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院长王毅说,解振华善于把领导艺术、政策研究和利益相关方参与融为一体,并灵活运用到国内管理、行动和国际谈判中,在推动应对气候变化取得了卓有成效的成果,包括落实节能减排约束性指标,签署《巴黎协定》等。

  用联合国南南合作办公室气候合作项目主任张晓华的话说,近年来国际上对中国、对解振华在推动气候变化工作上的贡献有口皆碑。“这个奖既是对这些赞誉很好的体现,也是对中国从事气候变化工作所有人工作的认可。”

  在张晓华看来,正是在解振华的带领下,中国气候变化工作取得了如此举世瞩目的成就,而这些成就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进程的贡献是其他任何国家无法比拟的。

  曾担任《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的菲格雷斯此前亦表示,中国通过制订规划,逐步推动国内的自主减缓行动,取得了良好效果,“已成为其他国家可资效仿的榜样”。

  正如解振华在获奖感言中所说的那样,此次获奖“对我个人、对我这个团队,更重要的是对我们国家这个领域的政策、措施、行动,特别是取得的一些进展,是一种肯定、鼓励,也是鞭策。”

  眼下,中国正在应对气候变化道路上加速前行。按照《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中国将把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从能源强度看,“十三五”期间中国单位GDP能耗将下降15%以上。截至今年6月,中国已制定了200项节能领域国家标准。

  “相信这个奖只是一个起点,将来中国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上还会取得更多更大的成就。”张晓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