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经济信息网!
肃北:因水而生 与水同兴
  • 时间:2022-10-12
  • 点击:717
  • 来源:甘肃日报

  酒泉融媒记者 范昊帆 朱亚龙陈柳 李世涛 钱霄

  滔滔党河,奔流不息,造就了雪山的俊美和草原的博大,滋养着沿岸勤劳勇敢的人民。

  在党河文明的种子里,不仅蕴藏着肃北“从哪里来”的密码,更标定了肃北“走向何方”的路标。

  这里是肃北,党河从这里流过。

  回归,党河的那头连着乡愁

  水草丰美的盐池湾,是党河众多支流孕育而成的。坐在党河岸边,肃北县盐池湾乡干部巴玉龙回忆起小时候打水漂的场景,一块小圆石从他手中飞入河心,落在水面多次弹跳。“那时我和哥哥沿着党河岸边奔跑跳跃,戏水打闹,无拘无束。”巴玉龙说。

  “牧人跟着牛羊走,牛羊跟着水草走”这是牧民千百年来信奉的自然法则,巴玉龙一家也不例外。自幼和家人生活在盐池湾草原上的他,是个标准的“牧二代”。

  出生在党河边,成长在党河边,不论离开多远,巴玉龙时常想起党河,始终惦记着生活在党河边的亲人。在肃北,水是生命,生命如水。一代代草原儿女早已把生命融入河流,把河流融入血脉。

  时光就像党河水,载着巴玉龙一路成长。大学毕业后,巴玉龙放弃了在内蒙古自治区的工作,选择回到家乡,回到父母身边。前不久,他从肃北县城调回盐池湾工作,也接过了守护自然生态的“接力棒”。

  “这几年,上游的水干净了,清澈见底。”巴玉龙说,以后会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这个水源地和生态环境,像爱护生命一样爱护这片热土。

  与候鸟相约,见证生命成长

  万仞雪山,冰川纵横,湿地湖泊,哺育万物。

  初秋的党河湿地,草香扑面而来,绿草渐被秋风染黄,与白、红、紫等各色小花绘成一幅层次鲜明的风景画。

  每年4月中旬,都会有候鸟迁徙到党河湿地,在这里筑巢孵化。“在候鸟孵化期,我们最怕的就是陌生人来打扰。”祁连山国家公园党河湿地保护站班长达灵浩斯说。

  经过半年的忙碌,达灵浩斯等来了候鸟迁徙的季节,看到保护站内候鸟带着幼鸟觅食,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通过我身后的视频监控,我们能实时看到党河湿地候鸟集中繁殖的情况。今年在大湾2监测点,最多时有上千只斑头雁栖息,再过几天,它们就要成群结队从这里飞走了。”达灵浩斯说。

  达灵浩斯从小生活在草原上。他说,能在这里工作,守护这里的一草一木,非常有成就感。作为管护者,有责任、有义务保护好党河湿地,保护好生态环境,让党河源头的清水造福更多人。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近年来,肃北县大力实施“生态立县”战略,北山地区荒漠草地生态整体好转;南山草甸草原物种多样性持续恢复,生态群落稳定。草原涵养水源、保持水土、防风固沙、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生态功能和屏障作用得到恢复和增强。

  保持距离,别惊扰这份宁静

  体形优美的雪豹,高贵优雅的黑颈鹤,呆萌可爱的白唇鹿……

  在肃北县融媒体中心记者孟根朝力的镜头里,能看到肃北最美的样子。在他的眼中,党河孕育的万物都是有灵性、有情感的,这在他的摄影作品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盐池湾是野生动物的乐园、生物多样性的沃土。20135,孟根朝力跟随盐池湾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深入无人区布图达坞拍摄纪录片。

  布图达坞蒙古语意为“走不出去的山沟”。想要进入这走不出去的山沟,需要翻越海拔4800米的达坂,马是唯一的交通工具。

  随着孟根朝力第一次拍到棕熊、雪豹、岩羊、白唇鹿等珍稀野生动物,连续5天在马背上颠簸带来的不适烟消云散,他真正感受到了盐池湾的野性之美。

  从2014年开始,孟根朝力便自己购买设备往山里面跑。现在,他几乎拍遍了盐池湾所有的野生动物和党河沿线的自然风光。

  在孟根朝力的工作室里,100T的视频照片素材见证了盐池湾与党河的生态之变。长期的拍摄经历,让孟根朝力与这片土地的联系愈发紧密,对这片土地的热爱愈发浓烈。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随着自然生态摄影逐渐盛行,与普通摄影师相比,自然生态摄影师们深入森林、湿地、高原,将镜头对准自然生态原貌与野生珍稀动植物,用镜头里的美景和生灵,唤起人们的环保意识。

“现在有句话叫影像保护自然,我想通过影像更多地介绍家乡,让更多人了解肃北。”孟根朝力说,盐池湾是个神奇的地方,我希望不要轻易打扰核心区的宁静,通过照片了解这里的美就好。 

  转场,向水草丰美的地方

  9,当盐池湾草原逐渐被秋色浸染,对当地牧民而言,意味着转场的时候到了。

  清晨,牧民孟克吉一家早早忙碌起来。

  孟克吉的家离党河不远,他和乡亲们要在这个时节出发,循着先人走过千百年的路,向下一个牧场出发。用生态发展的眼光看,牧民逐水草而居的习俗蕴含着最古老的生态理念:夏季北上、冬季南归,草场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用,牧草也有充足的时间得到休养。

  转场的路还是那条,但大半路线已变成平直的公路;牧群依旧缓慢,但牧人可以坐着摩托车在牛羊群后扬鞭;牛羊还是必不可少,但早已换成汽车驮运物资。

  出发前,孟克吉还有一个重要的仪式——升国旗。秋风拂过,孟克吉和乡干部走向门外。一轮朝阳已从群山间跃出,照耀着草原上迎风招展的那一抹鲜红。

  接过乡干部送来的一面崭新的国旗,孟克吉挂旗、甩旗、支起旗杆,注视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高唱国歌。

  “现在的生活,我很满意。县上有房子,生活有保障,草场有补贴,过日子没什么发愁的。这得感谢党和政府的好政策。”孟克吉笑着说。

  说话间,到了出发的时候,草原的风吹得国旗猎猎作响。孟克吉发动汽车驶向远方的牧场……至此,转场在蓝天雪山的见证下落下帷幕。

  过去5,与转场的牧民一道,肃北也走上了一条的高质量发展的“转场”之路,先后投入1.5亿元,全面完成85宗矿业权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争取矿权退出省级补助资金2.24亿元,完成81宗矿业权退出,县域生态功能逐步修复和恢复。

  河湖长体系全面建立,人工造林、荒漠化治理、围栏封育草场等61.9万亩,森林覆盖率达5.33%,肃北县构建好山好水好生态的步伐不断加快。

  党河水见底的清、盐池湾无边的绿、肃北天空如洗的蓝,还有不断“归来”的野生物种……这些生态环境改善的标志性信号,都在诉说着党河的生态之变、生态之美。

  党河是肃北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生命之源,也是雪域边城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的见证。近年来,肃北县积极推进山水林田湖草沙冰系统治理,守护生态已成为肃北儿女的自觉行动。

  今后,肃北县将继续发力祁连山自然生态保护工作,加快各类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维护各类自然保护地生态安全稳定,促进草原生态系统平衡,加快草原退化严重区域植被恢复。

党河安澜,奔流向前。这条大河,百转千回,从历史走来,孕育和滋养了深厚的文化,见证了雪山草原之变,见证了肃北新时代蓬勃发展的新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