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县西峡颂景区
日期:2016-05-17  来源:

  在距离成县县城12千米的天井山麓、鱼窍峡中,有一方名播千载、在中国艺术史上熠熠生辉的东汉摩崖石刻,这就是《西狭颂》。

  鱼窍峡是一条横亘东西,约5千米的狭长溪谷,位于抛沙镇和小川镇之间。这里夹岸两山宛如屏障,森然壁立,悬崖峻丽,瀑布飞悬,林木畅茂。谷中有一条溪水,俗称响水河。有人说,这就是古代史籍中记载的下辨水。秦代置武都郡下辨道,即以此水命名。溪谷中水流潺湲,怪石嶙峋,竹树茂密,飞瀑流泉,低吟畅响,构成了绮丽、幽深、繁华的生气勃勃的自然风光。由于鱼窍峡是东汉摩崖石刻《西狭颂》的栖身之地,这就使得鱼窍峡在自然风光优美之外,又增加了很高的文化艺术含量。

  《西狭颂》,即宋人曾巩《元丰类稿》中称《汉武都太守李翕西狭颂》,亦有人称为《惠安西表》,以其碑刻上方有“惠安西表”四字篆额也。《西狭颂》刻石为一篇完整的文字,正文排20行,385字,全篇高220厘米,宽340厘米。“惠安西表”四字篆额,字径约12厘米。全文记叙时任武都太守的李翕生平履历,即其太守任内,率民众修凿西狭道路,为当地造福的事迹。铺张扬历,颇尽颂扬之能事,文字生动,多感情色彩。字体则是汉代通行的隶书,每字直径约9厘米~10厘米,结体方正,点画舒展,规整中多有纵逸之气,诸多点画且多具篆书遗意。《西狭颂》在传世汉代隶书碑刻中艺术造诣臻于一流,具有独特的艺术。1962年,甘肃省政府将《西狭颂》与附近另一处东汉摩崖石刻《耿勋太守碑》(亦称耿君表颂)同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文物保护单位。

  东汉王朝到桓灵之际,已呈现出末世的种种倾颓现象,劣迹斑斑,触目惊心,多是沉痛的血泪纪录,尤其是大肆摧残屠戮正直知识分子的“党锢之祸”,至今令人扼腕长叹。正如《后汉书》的作者范蔚宗所说:“海内涂炭,二十余年,诸就蔓延,皆天下善士,正直废放,即枉炽结。”受迫害虐待者,那时岂止是知识分子,平民百姓更是挣扎在水深火热的死亡线上,否则何以会爆发声势浩大的黄巾起义?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历史时期,汉隶书法却由于统治者的喜好和提倡日趋成熟,而至极盛,一时出现了许多价值极高的碑刻作品。名豪辈出,佳作频现,给这个混乱黑暗、多灾多难的时代平添了一抹炫目的亮色。这当然是时代的风尚使然:“灵帝好书,开鸿都之观,善书之人磷集,万流仰风,争工笔札。”(康有为语)一生鼓吹碑学不遗余力的康有为在他的《广艺舟双辑》中,对汉隶书法给予极高的评价:“其捕质高酌,新意异态,诡形殊制,融为一炉而治之,故自绝于俊绕。”导致了汉隶书法的空前繁荣。《西狭颂》声誉日隆,固然由于它为人们研究历史提供了有用资料,但主要的还是它为海内外书法艺术界人士所推崇。这一殊荣,当首先属于《西狭颂》的书文者下辨仇靖——这位姓名不见载于史籍的东汉民间书法家。

  在《西狭颂》右侧的崖壁间,镌刻着渑池五瑞图,即黄龙、白鹿、木连里,嘉禾、甘露。五瑞图左侧还刻有两行隶书文字:“君昔因池修肴嵌之道德治精通之黄龙白露之瑞故图尽其像。”五瑞图无疑是对《西狭颂》正文的一个形象化说明和内容的补充。五瑞图具有中国早期绘画笔法简约的特点,线条流畅,形象生动,造型优异,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实际上,长期以来,研究《西狭颂》的人们早已经把文和图视为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了。

  关于李翕其人,范哗《后汉书·皇甫规传》中曾有数行文字提及,说有“贪贿”和“杀降羌”等不体面的作为,与《西狭颂》所描绘的简直判若两人。未知孰是孰非,或者本来就是李翕一个人的两个侧面。对《西狭颂》摩崖石刻的推介和宣传,有力地推动了西狭地区旅游资源的开发。20年来,地方政府重视西狭地区的开发建设,首先为《西狭颂》修建了弘丽开阔的碑亭,使其处于比较妥善的保护之下;在沿峡谷西向的崖壁间修建了500多米的仿古栈道,游览景区的人们从此免除了在山崖陡坡间跋涉之苦,栈道亦为峡谷增添了一道景观;在峡谷东西出口处修建了大型仿古建筑的展览厅、休息室和一些服务设施;在峡谷西部出入口处开凿了蓄水池,增加了新的景观;修建和扩建了通往西狭景区的道路,包括进峡谷的行车道、电瓶车道、蜿蜒于峡谷和山崖间的甬道和宏伟曲折的栈道。如今,游客们从抛沙镇丰全村附近进入西狭,然后穿行于河谷、山道和林木丛莽间,约5千米许便可抵达小川镇西狭村边的峡口,将沿路绮丽风光一览无遗。有关部门经过考察论证,决定在西狭景区开拓建设一道别具特色的汉隶碑廊,有计划地审慎地选刻一部分现当代隶书名家的作品,以众星拱月的态势对《西狭颂》起到更加有意义的烘托、拱卫、呵护作用。目前已经镌刻完成了我省老书法家何裕先生书写的《耿勋太守碑》。各种旅游设施的逐渐完善和汉隶碑廊的开设,使得西狭景区自然风物千姿万态,人文景观内容日益丰富多彩,二者相得益彰,成为充满迷人魅力的一处文化旅游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