钺脑门上雕刻着“王”字 冷兵器时代的华丽存在
  • 时间:2021-09-07
  • 点击:0
  • 来源:兰州晨报

钺脑门上雕刻着“王”字 冷兵器时代的华丽存在

山东省博物馆藏“亚醜(chǒu)钺” (资料图)

甘肃省博物馆藏青玉钺

“商王后妇好持钺想象图”及妇好钺 (资料图)

甘肃省博物馆藏虎纹铜钺

  刀、剑、戈、矛、戟、钺(yuè)……古代兵器知多少!对刀剑戈矛这些寻常的冷兵器了解的人会多一些,但如钺这样的冷僻兵器,知道的人应该不多了。也难怪,与其他兵器相比,钺,在古代兵器库中是个特殊的存在。它出现得早,衰落得更早。且它的身份复杂,作用多样。说它身份高贵,它的“孪生兄弟”是砍柴的;说它地位低下,它又是权力的象征,非王者、统帅不配持有。每种兵器都有自己的灵魂,剑是兵器中的君子,钺却是兵器之王——钺的脑门上刻着个“王”字,从来都是王权的象征。

  壹 厚重、威严、华丽,钺的地位不是盖的

  钺,应该是最古老的兵器,早在原始社会就有了。当然,最早的钺是石制的,最高档的石头便是玉,甘肃省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青玉钺便是典型代表。这件青玉钺的文化年代为距今4100年—3700年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是齐家文化的产物。这只磨制规整、沁色斑斓的青玉钺让我们看到了钺这种兵器最早的模样。虽然刃口比较窄,但厚脊弧刃钺的特点已全都具备了。作为兵器,在远古时期钺以自身厚重的分量,阔大锋利的兵刃成为近身作战的利器。

  商周是中国历史上的青铜时代,商早期就出现了青铜铸造的钺。这一时期的青铜钺仍然保留着石钺的特点:刃部弧曲宽阔,两角略微上翘。但精工铸造的青铜钺已比石钺精美、华丽太多了。如山东省博物馆及国家博物馆收藏的一对“亚醜(chǒu)钺”,可以说商代青铜钺中最精美、最蔚为壮观的代表。另有河南安阳妇好墓出土的青铜钺,也是异常精美。不止这两例,迄今为止出土的所有青铜钺无不饰纹豪华,钺身纹样或人面或兽面;铸造工艺或浮雕或透雕,钺的威严、狞厉之美给人以强烈的震撼!说钺是最华丽的冷兵器应该没人反对。

  或许有人要说,钺是兵器,兵器的作用是在战场上砍伐杀敌,做什么要制作得这么精美,有这个必要吗?

  钺是兵器,但这种兵器从它诞生之日起,就有了不同于其他兵器的地位与权威。商周时代,钺不是任何一个兵士都能拿的,唯有军中的统帅才有资格使用钺,钺在军中是军权的象征。考古人员在发掘妇好墓的过程中,正是发现了两件陪葬的青铜钺才认定妇好除了武丁王后的身份,她还是中国史上最早的女将军。

  军权而外,最高的是王权,钺作为王权的象征据考证应该始于夏代,商代和周代都沿袭了夏代的这一礼制。我们说过,西方世界以王杖作为王权的象征,而中国的中原王朝从远古时代起就没有接受所谓王杖,因为我们早就有象征王权的斧钺了。“王”字的本义大家知道吧,甲骨文和金文中的“王”字的形状就是一只倒悬着的大斧头(钺),这个象形字最下面的一横呈弧形,代表着斧钺的刃,代表着君王生死予夺的大权。可以这么说,王就是斧钺,斧钺就是王,斧钺华丽的脑门上天然地刻着一个尊贵的“王”字。它是王者的兵器!在诸多礼兵器中拥有最核心的地位。

  钺既然是代表王权的礼兵器,它华美的外观当然是十分必要的,在钺上面铸造、雕刻上这么些精美繁复、威严狞厉的兽纹、人面纹,可以给敌人、臣子、民众以强大的威慑力,证明拥有神钺的王者具有不可冒犯的“天威”。

  贰 兵器、刑具、礼器,三位一体多样功用

  我们说过,钺,是最早的大型兵器,但作为兵器,钺的局限性比较大。首先,钺分量很重,非大力气举不动它;第二,钺的进攻招式很单一,就以砍劈为主,除了要使股子蛮力,还真没有多大的技术含量。《隋唐演义》中著名的程咬金的“三板斧”来来回回只那么几招很说明问题。斧钺形体笨重,杀伤力远不如戈、刀、矛等灵动的兵器,所以便渐渐脱离了战场。

  钺作为兵器欠佳,便作为刑具使用,古代的斩首、腰斩等死刑就以斧钺为施刑工具。究其实,钺作为代表王权的礼器,与其说是源自它是兵器,不如说来自它作为刑具的功能,作为杀戮的刑具,谁合法拥有生死予夺使用钺的权柄,谁就是至高无上的王!在中国古代封建王朝,戈、矛、戟等等都可以作为礼兵器,却唯有钺是王权的象征。

  钺发端于新石器时期,夏商时期尤其是在商代达到顶峰,可西周早中期,青铜钺就已经开始衰落了。周代大铜钺的数量已经很少,钺的样子也发生了变化,出现了一种形状似环形的异形钺,又称耳形钺或扇形钺,这种钺以銎(qióng)装柄,外形与人耳相似。甘肃省博物馆收藏的、出土于灵台县白草坡西周墓的“虎纹铜钺”就是典型的西周耳形钺。这件铜钺身似半环形,钺身饰虎纹,銎为虎头,心形耳,虎口为銎口,张口露齿。虎身弯曲做伏卧状,虎爪内钩,虎尾上卷。比起商代的青铜钺,这件西周“虎纹铜钺”整体造型要灵动得多,但明显少了商代青铜钺的威猛和霸气。

  钺虽然自商以后荣光渐失,但作为一种兵器,在以后的岁月中,经过改进,钺也曾有过中兴时期。特别是在唐宋时期,面对来自北方民族剽悍的骑兵,经改良的长柄斧钺又有了意想不到的优势。唐宋步兵手持斧钺上砍骑兵,下砍马蹄,威力不凡。据传南宋大将王德,在一次与金兀术的战斗中,兀术以铁骑排成强大阵营,王德则指挥兵马手持长斧排山倒海冲向金兵,专砍马腿,金兵大败。以上战例足以看出长斧在对抗骑兵队的战斗中所显示出巨大威力。

  掌上兰州·兰州晨报记者 陈曙

  知识点

  斧与钺

  斧钺通常并称,那么,斧与钺到底是两种兵器呢,还是一种兵器?

  既然二者并称,应算作两种武器。不过,斧与钺相似的形制,都是用来劈砍的长兵器,此二者之间却也没有绝对的界限。按照许慎《说文解字》的辨析,大者称钺,小者称斧。区别在于钺是一种大斧,刃部宽阔,呈半月形,更多地用作礼兵器;斧比钺小,刃窄,是一种用途极广的实用工具,可以做生活工具,用作砍柴;也可做兵器,近身防卫作战;也可做刑具,处决死囚。若从细处看,斧和钺在外形上有所区别:凡在斧背上有钩或斧上有枪刺者,即为钺。

  虽然也有人以数据、外观细节区分斧钺二者的区别,譬如,刃部弧线圆心角大于100度的是钺,小于90度的是斧;肩身长度比或刃身长度比大于0.6的是钺,小于0.6的是斧等等,其实确定这样一个准确的斧钺标准,除了便于统计之外,没有多大的意义。把一种砍劈类的长兵器叫作钺,还是斧,只凭个人喜好或所谓“约定俗成”罢了。就如猫与咪咪,叫啥随心。据《六韬》记载,周武王军中有大柄斧,刃宽八寸,重八斤,柄长五尺以上,名曰“天钺”。瞧,古籍中对武王的这件重要兵器,不也前称斧,后称钺吗。

  若非要区分,钺更高大上,斧较接地气。

  掌上兰州·兰州晨报记者 陈曙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