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志】汉代彩绘木鸡栖架,神秘莫测的随葬品“观风鸟”?
  • 时间:2021-10-22
  • 点击:203
  • 来源:兰州晨报

汉代彩绘木鸡栖架,神秘莫测的随葬品“观风鸟”?

  中国古人的丧葬,总是充满着神秘色彩。在中国古人看来,人死并不意味着烟消云散,它可以说是现实生活的结束,又是另外一个世界新生活的开始。这种灵魂不灭的观念认为人死后灵魂仍将存在于“世”上,而且可以荫庇子孙,这一观念一度盛行,并被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

  到了汉代,人们相信“人死为鬼”能福佑生者,也能祸害活人。汉代原始道教“升仙”思想和儒家“孝道”思想渗透到了丧葬习俗之中,从而让“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的伦理观念流行。武威磨嘴子出土了一件汉代彩绘木鸡栖架,这一神秘的随葬明器就反映了汉代人的这一观念。

  无名氏制作

  在武威磨嘴子汉墓群中,出土了很多家禽、鸟类的木雕,有木鸡、木鹅、木鸽、木鸠、木鹰,还有木长尾鸟。这些本该展翼飞翔的动物形象,却被置于幽暗的地下世界,给这些常见的动物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在甘肃省博物馆的展品中,有一件汉代彩绘木鸡栖架文物,这件彩绘木鸡栖架就出土于武威磨嘴子汉墓群,鸡身高在6-7厘米,鸡架高约20厘米。整件文物由七部分组成,底部以两块木板组成十字支架,中间木棍支撑,上搭一块木板,中间木棍与上下木板以榫卯套合,三只木鸡栖息于木架之上,一雄二雌。鸡的身躯用薄木片削成,只削刻出头和尾,用黑、红双色描绘身体、眼睛和羽毛,彩绘与形体有机结合,生动形象。

  它造型很奇特,三只木鸡头朝着同一个方向,卧在木架的一块木板之上。木架底端的十字架,似乎是为了让这件明器平稳地安置于墓中,起到平衡的作用。

  仔细观察这件文物,起初让人感兴趣的是这件木雕的榫卯结构。榫卯结构是中国古代工匠一项非常伟大的发明。这件彩绘木鸡栖架中的鸡架,中间的一根棍子和上下木板之间采用的就是榫卯连接技术。它稳稳地将鸡架的几个木质部分组合在一起,体现出汉代木工对榫卯结构的应用。

  现在,我们能看到这件别致的艺术品,却不知道制作这件木雕的人姓甚名谁,但我们知道他一定是一名心灵手巧的木工。之所以不说他是一名木匠,是因为在古代,能称之为匠人者,必是大师级人物,比如木匠鲁班。

  传说春秋时期的鲁班,创造了大量劳动工具,诸如锯子、曲尺、墨斗、云梯、石磨等,更是后世所有木匠、铁匠、瓦匠的鼻祖。据说他曾制作了一只木鹊,可连飞三日而不落地,可谓匠心独运。其实鲁班还有一重被人们忽视的身份,相传木工祖师爷鲁班的著作“缺一门”很神奇,“缺一门”是《鲁班书》的别称,具体由来是鲁班自责之后发下的诅咒。《鲁班书》记录了五花八门的法术,有镇宅的、抓鬼的、害人的、治病的、修房的等等。因此,鲁班其实还是一名术士。

  汉代被编籍为“匠户”的木工,受到政府严格管制,一旦编入匠籍,世代不得脱籍。有些木工更是变成没有自由的工奴,地位极其低下。“匠户”是兼具力工和匠人角色的手艺人,他们活在社会最底层,备受欺凌,没有话语权,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出土木雕,无法知道制作者的姓名。

  这些专门从事墓葬木雕明器的汉代木工,都奉鲁班为祖师。法度可以言传,而巧妙全在心悟。从这些雕工精湛的木质明器上,我们可以感受到这些匠户工奴的奇思妙想。而《鲁班书》的神秘传说,也让我们对这些明器的制造者,产生了更多的遐想。

  神秘的观风鸟

  不唯如此,这件彩绘木鸡栖架的造型,也让人产生了更多的联想,它与唐宋时期墓葬中常见的一种明器“观风鸟”非常相似。

  所谓“观风鸟”,是一本金元时期成书的《大汉原陵秘葬经》记载的一种鸟身俑随葬明器,鸟身鸟首,立于风竿之上,一般和方相氏一起置于墓道口,是相风乌的明器化产物,神秘莫测,具有探知物候节气的镇墓功能。

  方相氏是古代民间普遍信仰的神祇,为驱疫避邪的神。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为国家驱疫。葬礼时,方相氏则驱率领众神兽,执戈扬盾在墓地驱赶一种叫“方良”(即魍象)的“好食人肝脑”的厉鬼。

  “观风鸟”和方相氏同列于墓道口,可见古人在葬礼时对它的看重。

  对于“观风鸟”的功能,一般认为是上古鸟图腾神话的遗留,它在墓中的作用是作为羽化神仙的载体和引导墓主灵魂趋吉避凶的神物。

  汉代一直有人死后“羽化升仙”的观念,认为死者灵魂不灭,希冀亡者羽化成仙,从此获得永生。这是原始道教的一种思想观念。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儒家对鬼神的存在持疏远的态度,但却以“孝道”入手,在葬礼中要求人们无违孝悌之道,“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用这种方法来增强人们的忠孝仁义观念,巩固上下尊卑之别,所谓“慎终追远,明德归厚矣”。

  汉明帝以后,佛教传入中国,丧葬礼仪开始受到佛教的影响。

  宗教和儒学介入古代丧葬文化,使得汉代人的丧葬意识中出现了相当浓厚的宗教色彩,辟邪杀鬼、厌镇成仙、长生轮回等观念侵入汉人的墓葬之中,让幽暗的地下世界,显得光怪陆离,五彩斑斓,神秘离奇。

  也有学者认为,“观风鸟”立于风竿之上,置于墓道口,属于镇墓明器,联系着墓室与外界环境,具有探知物候的意义,在亡魂构筑的墓室宇宙中,是自然时序的象征,为墓室这个微型宇宙提供精确的自然时间信息,类似一个时间大摆钟。

  木鸡栖架之谜

  武威磨嘴子出土的彩绘木鸡栖架,是否是“观风鸟”呢?

  有学者认为,出土文物是否为“观风鸟”,关键在于三个特征:第一是否是鸟身鸟首形象。

  在唐宋墓葬中有一种人首鸟身形象的明器,叫做千秋万岁鸟。有一种说法,这种人首鸟身形象可能来源于孟舒与凤凰的结合形象。孟舒是虞舜时驯化百鸟的官,身边有凤凰追随。由于凤凰有长寿无疆的象征意义,千秋万岁鸟便与追求长寿的神仙信仰产生了关联。千秋万岁鸟是镇墓神煞,与“观风鸟”还是有所区别的,它在墓室中,象征着长生不死。

  还有一种说法,有学者认为人首鸟身形象代表的是“王子乔”,表达的是升仙的内容,王子乔是丹朱羽化升仙而成,丹朱为尧之子,获罪而死。据《山海经》记载,丹朱投南海死后,其妻及子居于南海,繁衍成国,即朱国,其国人人面鸟喙,长着翅膀,他们都是丹朱的子孙。

  第二个特征是,是否有立竿和底座,千秋万岁鸟无底座。第三个特征是“观风鸟”应该位于墓室之外的墓道口,而千秋万岁鸟则位于墓室之内的棺椁两侧或附近位置。

  彩绘木鸡栖架上的三只鸡,形态与鸟相近,鸟首鸟身,而且栖息于木架之上,有很明显的十字形底座。这件文物出土的位置到底在墓道口还是墓室之中,目前没有找到确切的资料,但从上述两条,基本可以断定,武威磨嘴子汉墓出土的彩绘木鸡栖架,很大可能属于“观风鸟”,被用在墓葬中观测八风预示吉凶,作为明器指引亡者灵魂趋吉避凶。

  掌上兰州·兰州晨报记者 黄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