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志】唐代第一长诗,失传千年的《秦妇吟》从莫高窟复出
  • 时间:2021-06-10
  • 点击:1199
  • 来源:兰州晨报

唐代第一长诗,失传千年的《秦妇吟》从莫高窟复出

《秦妇吟》甲本写本P.3381

中国画《秦妇吟》

《敦煌零拾》收录韦庄《秦妇吟》

  唐朝是一个诗歌的国度,在晚唐诗人中,有一个名叫韦庄的诗人,他的词作也很有成就,还是五代时前蜀的宰相。他与温庭筠同为“花间派”代表作家,并称“温韦”。

  韦庄曾写过一首长诗,在中国文学史上与《孔雀东南飞》《木兰辞》并称“乐府三绝”。这首诗就是《秦妇吟》,中和三年(883年)作于洛阳,曾流传一时,诗人韦庄因此获“秦妇吟秀才”之称。

  奇怪的是,如此炙手可热的一首长诗,韦庄晚年却不愿后人提及,在他的诗集《浣花集》和《全唐诗》中均不录,以致在一千多年的历史中,神秘失传了。直到1900年,敦煌莫高窟藏经洞被发现之后,这首诗作才再次现身,中国文学史上的千年悬案也得以解开。

  1 唐代第一长诗失而复得

  在中国文学史上,曾经有一个千年谜案,那就是唐末诗人韦庄所作的长篇叙事诗《秦妇吟》神秘失传的故事。

  这首曾被盛传一时备受人们喜爱的长诗,不知因何原因,韦庄后来非常避讳谈到这首诗,出集子的时候也不收录,后来这首诗就失传了。人们只在一本《北梦琐言》的史书中看到过对《秦妇吟》的零星记载,其中有两句“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但是,一千多年来,谁也没有看到过这首诗的全貌。从晚唐至清代漫长的千年时光中,这首诗一度隐没不见。

  直到1900年敦煌藏经洞的意外发现,《秦妇吟》才连同数万件珍贵文献一起重见天日。

  1900年,在中国西北大漠深处,一个名叫斯坦因的英国人来到了甘肃敦煌,此时敦煌藏经洞刚刚被一名道士发现。藏经洞保存了包括从公元四世纪开始,至两晋南北朝、隋唐时期、五代十国、西夏、下至元朝的海量文献典籍,被后世称为“敦煌遗书”。清朝当时已经奄奄一息,文物大盗斯坦因乘机把一大批无比珍贵的文献典籍运回了英国。

  1908年,法国人伯希和再度把一批敦煌文献掠走,包括这首天复五年敦煌写本的《秦妇吟》。此经卷现存法国国家图书馆。

  斯坦因和伯希和掠夺而去的这批珍宝,让世界史学界和考古学界都为之震动。在其后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各国学者对其进行了认真研究,并由此衍生出著名的敦煌学。

  民国学者罗振玉、王国维等人,在其中发现了一首唐诗的抄本。王国维依据宋人《北梦琐言》中蜀相韦庄撰《秦妇吟》,诗中有“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的记述,又在敦煌残卷中出现,由此推断此敦煌残卷诗为《秦妇吟》。

  后来罗振玉在1909年第6期《东方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莫高石室秘录》,中间提到了《秦妇吟》,大家才知道,这首传说中的诗作找到了。

  再后来,王国维从日本人那里搞到了斯坦因手里的《秦妇吟》残稿,写了《敦煌发见唐朝之通俗诗及通俗小说》一文,发表在《东方杂志》1920年第八期上,这篇文章抄录了一段《秦妇吟》,大家总算见到了诗的一部分。

  再再后来,伯希和整理出国外藏的《秦妇吟》两种,寄给了罗振玉和王国维,王国维根据这两种版本,加上自己从日本人那里抄来的,略加校勘,题为《韦庄的〈秦妇吟〉》,发表在《北大国学季刊》第1卷第4号,这首失传千年的诗终于重见天日,重新回到中国文学史中。

  2 《秦妇吟》有多了不得

  《秦妇吟》是中国文学史上现存最长的一首叙述诗。全诗238句,1666字,几乎是白居易《长恨歌》的两倍。后人将这首诗与汉乐府《孔雀东南飞》、北朝乐府《木兰辞》并称“乐府三绝”。

  在我国的唐诗高原上,李白、杜甫无疑是两座高峰。然而,《秦妇吟》这样的叙事长诗,李白不具,杜甫亦无,只有元稹的《连昌宫词》和白居易的《长恨歌》差可比拟。就长度而言,《连昌宫词》630字,《长恨歌》840字,远逊《秦妇吟》;就其描绘的时空而言,两者也相差悬殊。《连昌宫词》与《长恨歌》议论的都是玄宗一朝的逸事,前者表现的是连昌宫的盛衰兴亡,后者表现的是明皇、贵妃的悲欢离合。而《秦妇吟》完全不同,其空间兼及东西两京,其时间横跨三年之久,反映的是唐室将倾之际的沧桑巨变。如此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元、白作为前辈望尘莫及。

  《秦妇吟》描写一普通女子身陷长安,目睹了城中“昔时繁盛皆埋没,举目凄凉无故物。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的惨状。这首诗背后,也有着一段不堪回首的曲折历史。

  唐僖宗广明元年,年轻的诗人韦庄到长安参加科考,结果黄巢起义军正好在此时攻占长安,韦庄被困在长安城中长达三年。中和三年,唐军收复长安,韦庄把几年来的亲身见闻写成叙事长诗《秦妇吟》,详实的记录了这次事变的很多宝贵细节,最为难得之处,韦庄从客观公正角度出发,将黄巢和朝廷双方种种暴虐之举都如实记录下来。

  《秦妇吟》诞生之初,曾风靡一世,盛况空前。唐代用一种透光性很好的纸糊在木架上,做成分隔室内外的窗户,叫作“幛子”,幛子上往往会印上一些图画或诗句,《秦妇吟》就成了当时幛子商人用得最多的素材。韦庄因此也被当时人称为“秦妇吟秀才”。

  写作《秦妇吟》时的韦庄,还是一个社会地位低下的读书人、知识分子,他的作品呈现的充满人本色彩的悲悯情怀,在相隔千年的今天读来,依然让人动容。因此,韦庄的歌吟在中晚唐新乐府诸多诗家之中,无疑鹤立鸡群,鸿篇巨制《秦妇吟》确是一篇难见的、写实的社会文学杰作。

  3 《秦妇吟》的流传与失传之谜

  《秦妇吟》创作一经完成便风行天下,广泛流传,以致达到了许多人家的屏风、幛子上都写有这首诗的程度。然而,作为“秦妇吟秀才”的韦庄,晚年却最恨《秦妇吟》。韦庄临终时,遗嘱上还写着不许家里悬挂《秦妇吟》幛。后来韦庄的诗集《浣花集》中,也没有收录这首诗。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原来,这首诗给韦庄惹来麻烦。黄巢之乱结束后,《秦妇吟》中对朝廷官军黑暗腐朽之状的揭露,引来了朝廷的不满。尤其诗中“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这样的警句,引起了当时公卿贵族的愤怒。

  迫于压力和潜在的危险,韦庄费尽周折,派人到各处去回收各种版本的《秦妇吟》,进行销毁。这首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竟然就此湮没在历史的烟尘之中。历经五代十国、宋元明清,在这千余年里,诗钞文集,浩如烟海,人们却再也没有见过这首诗。

  到了宋代,一名叫孙光宪的官员在其史料笔记《北梦琐言》中对这首诗有一点记载。该书卷六有记载云:“蜀相韦庄应举时,遇黄寇犯阙,著《秦妇吟》一篇,内一联云:‘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尔后公卿亦多垂讶,庄乃讳之,时人号‘秦妇吟秀才’。他日撰家戒,内不许垂《秦妇吟》幛子。以此止谤,亦无及也。”

  这则笔记字里行间透露了这样几则信息:韦庄是黄巢攻占长安的目击者;韦庄的确创作了一首名为《秦妇吟》的作品;《秦妇吟》在当时即传布甚广;韦庄禁止此诗流传的原因是“止谤”;该诗已经流传开来,禁止已经来不及。但韦庄百密难防一疏,有一卷《秦妇吟》抄本已经流落到唐朝西北边陲,并最终进入敦煌藏经洞,得以幸存至今。

  掌上兰州·兰州晨报记者 黄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