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邓艾偷渡阴平建奇功
  • 时间:2021-09-09
  • 点击:0
  • 来源:甘肃日报

  甘肃日报特约撰稿人 汪小红

  魏齐王曹芳正始四年(243年),46岁的邓艾出任曹魏参征西军事,转任南安(今甘肃陇西东南)太守,第一次踏上了辽阔的西部。在蜀国大将姜维多次北伐陇右的战斗中,知晓兵法的邓艾总能将其从容击退,成为捍卫曹魏西部边疆安全的栋梁。尤其是在曹魏灭蜀过程中,魏军主力被姜维阻挡在剑阁之下前进不得时,年过六旬的邓艾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偷渡阴平古道(今甘肃文县境内),一举攻下成都,蜀汉就此亡国。

  1 陇右地区关乎魏蜀两国安危

  汉献帝建安十二年(207年),诸葛亮向刘备提出了著名的“隆中对”,建议先占荆州,后攻益州,等“天下有变”,便派一员上将从荆州北攻宛洛,刘备则从益州兵出秦川,东西策应,拿下洛阳,兴复汉室。由于关羽大意失荆州,使蜀汉两路夹攻曹魏的战略落空,北伐曹魏、兴复汉室只能在西部一线展开。在魏蜀的交锋中,陇右是双方反复争夺的主要战场。对蜀国来说,由四川向关中进兵,限于交通的险恶,魏军的严密防守,很难得手。故从诸葛亮伐魏开始,就以出陇右迂回长安为惯用策略。这是因为陇南有两当水、永宁河、泥阳河、下辨水、西汉水等数条河流与流经陇蜀的嘉陵江相汇合,沿河地区物产丰富,便于运输,自古兵家视为粮道而必争。其次,陇右地势高峻而险塞,进可攻,退可守,入关道路比较通畅。

  而魏国同样重视陇右。因为从地势上来看,东西走向的秦岭和南北走向的陇山形成一个倒立的“丁”字形,将曹魏的陇右与关中地区隔离开来。陇右狄道、陇西、南安、祁山四地,全是高山深谷,重峦叠嶂,加之当地百姓崇尚武艺,习于战守,喜好田猎,勤于稼穑,只要扼制了天水到陇西一线,就掌握了用武之便,东上秦陇,可攻雍岐;南下阶成,可取梁益;西指兰会,可占河湟。

  因此,对陇右的攻守,既关系着蜀汉北伐事业的成败,也影响着曹魏在关中的安危。陇右战场魏蜀两国对抗的主角,前期是诸葛亮和司马懿,后期则主要是姜维和邓艾二人。

  2 邓艾抢先据洮城,姜维无功而返

  邓艾(197年-264年),字士载,义阳棘阳 (今河南新野)人。邓氏曾经是南阳新野一带的大族,但邓艾自幼丧父,日子过得很艰难。加之他天生有口吃的毛病,这要出人头地,成就一番事业,难度可想而知。但邓艾并不怨天尤人,自暴自弃,他非常喜欢军事,每见高山大川,都要勘察一番地形,指划军营处所,被旁人讥笑也不在意。

  磨砺了近二十年后,邓艾的好运终于来了。这一年,他上洛阳去呈报地方事务,碰巧见到了位高权重的太尉司马懿。交谈之后,司马懿很赏识他的才干,便征召他为太尉府的掾属,后升任尚书郎。

  遇到司马懿,可以说是邓艾人生的重大转折。在司马懿、司马昭父子信任和支持下,邓艾有了施展军事才能的机会,在魏蜀、魏吴交战以及平定反对司马氏的叛乱中,都大显身手。特别是在陇右战场,他率偏师出奇兵,绕过蜀军的正面防御,直捣蜀都成都,创造了中国战争史上著名的奇袭战例。

  蜀国大将姜维,字伯约,原先也是魏将,在诸葛亮攻打天水时降蜀,很受器重。诸葛亮在给留守相府的长史张裔、参军蒋琬的书信中夸赞姜维说:“伯约这个人,对国家的事情忠诚又勤勉,思考问题细致周详,马谡诸人都比不上他,是凉州地区难得的人才啊!”

  接着,诸葛亮向后主刘禅递上奏章,推荐姜维:“姜伯约特别精通军事,胆勇超人,又很讲义气,真心维护汉室,将来蜀国继承我遗志的,恐怕只有他了。”

  姜维牢记诸葛亮的遗言,时刻不忘北伐曹魏,兴复汉室。蜀汉后主延熙十二年(249年)秋天,姜维自以为知悉西北风俗,拟招诱羌族等为蜀羽翼,进而兼并陇右,徐图关中。于是领着人马沿陇蜀古道北上陇右,出其不意击溃驻守的魏军,攻占祁山(今甘肃礼县东南)。他留下小部军兵驻守,大军继续西进。最后选择岷州城东边易守难攻的麹山(今甘肃岷县东)作为前哨基地,组织军士修筑工事,屯集军需。自己则亲率蜀军精锐,直取南安郡城。

  陇右曹魏大将郭淮接到南安传来的战报后,立即下令雍州刺史陈泰率讨蜀护军徐质、南安太守邓艾等以精兵包围麹山。麹山虽然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但山上无水。魏军切断蜀军粮道水道,守卫的蜀军顿时陷于困境,只能啃着干粮,和着积雪,坚守营垒。守将句安、李歆急忙派出探马,给姜维送信,请求救援。

  正在前方鏖战的姜维闻知麹山被围,吃惊不小,急忙率军回援。但援军行到洮水南岸的牛头山时,郭淮早已布下阵势,预谋截击蜀军。姜维担心后路被断,不敢接战而退。坚守麹山的句安等闻听援军无望,不得已率军投降了魏国。

  见蜀军主力回撤,郭淮就要率军西击羌人部落,邓艾劝道:“姜维撤离不远,难保他不会杀回马枪,咱们还是分兵防备,以免蜀军偷袭。”郭淮认为有道理,就留邓艾屯守白水(今甘肃白龙江)北岸,以防蜀军反攻。三天后,姜维果然折返,派廖化在白水南岸扎营,和邓艾隔岸相对。邓艾对诸将说:“蜀军主力突然返回,他们明明知道我们兵少,按常理应该直接渡河而不必设桥。反而装作要架桥渡河的样子,这一定是姜维派廖化来牵制我军,不让我们分兵。姜维本人肯定率主力袭击洮城(今甘肃临潭西南)去了。”

  洮城在白水北岸,距离邓艾驻地大约六十里,地理位置重要。识破姜维计谋后,邓艾立即弃营而行,连夜抢占了洮城。不久,姜维果然率重兵前来袭击,没想到已被邓艾抢在了前头。姜维见无机可乘,只得悻悻撤军退走。

  3 邓艾因机制变,姜维段谷惨败

  正元元年(254年),高贵乡公曹髦即位后,邓艾因破毋丘俭、文钦叛乱有功,出任安西将军,假节、领护东羌校尉。此时,曹魏朝臣多认为姜维屡出无功,蜀汉国力虚竭,陇右战场已无须多虑。而邓艾却认为形势尚难预料,指出在洮西之战中,魏方受到挫折,大将被杀,军士逃亡,仓库空虚,百姓流离,陇右近乎危亡。他上书魏帝,从五个方面分析了陇右战场的形势:一是蜀有乘胜之势,而魏有虚弱之实;二是蜀军上下熟习,而魏军兵将生疏,军械破损;三是蜀军有舟楫之利,而魏军多为步卒,两军劳逸不同;四是蜀汉倾国而出,军力集中,而魏国在狄道、陇西、南安、祁山等地分头防守,力量分散。五是陇右盛产粮食和食盐,对姜维有很强的吸引力。综上五点,邓艾断言姜维必来争夺陇右。

  果不出邓艾所料,麹山之败没能动摇姜维攻占陇右的决心,他积极厉兵秣马,日夜操练,赶造军器,同时派出斥候打探魏国虚实,等待出兵时机。

  蜀汉延熙十九年(256年)六月,姜维与镇西将军胡济约定在上邦(今甘肃天水)会合。七月,姜维率先出兵祁山,得知邓艾有所防备后,于是改道董亭(今甘肃武山南),攻打南安。邓艾则抢先一步,率军在武城山(今甘肃武山西南)据险拒守,堵截蜀军。姜维见地利已失,强攻不克,于是当夜强渡渭水东进,沿山路进取上邽。结果两军相遇于段谷(今甘肃天水西南),就是一场大战。

  由于胡济失期未至,蜀军寡不敌众,士卒溃散,死伤甚众。蜀中百姓怨声四起,陇右各地也骚动不安。姜维忧惧,自请贬为后将军以平息民怨。

  曹魏一方则欢庆鼓舞,曹髦下诏褒奖邓艾,说:“逆贼姜维连年狡黠,民夷骚动,西土不宁。艾筹画有方,忠勇奋发,斩将十数,馘首千计。国威震于巴、蜀,武声扬于江、岷。”擢升邓艾为镇西将军、都督陇右诸军事,进封邓侯。邓艾长子邓忠封亭侯,食邑五百户。

  4 邓艾偷渡阴平,灭蜀汉建奇功

  魏元帝景元三年(262年)八月,完全控制曹魏朝政的大将军司马昭认为蜀汉“国小民疲,资力单竭”,决定“大举图蜀”。这次共派出三路大军18万人,其中征西将军邓艾率兵三万余人,由狄道(今甘肃临洮)进军,牵制驻守沓中(今甘肃临潭县南)的姜维主力;雍州刺史诸葛绪率三万余人,进攻武街(今甘肃成县西),以切断姜维退路;镇西将军、假节都督关中诸军事钟会则率主力十余万人,欲乘虚取汉中,然后直趋成都。

  接到军令后,邓艾命天水太守王颀直攻姜维沓中营地,陇西太守牵弘等人邀击蜀军前部,而金城太守杨欣进击甘松(今四川松潘县东),截断蜀军后路。在沓中的姜维得知钟会已入汉中,知汉中难保,便想摆脱邓艾的追击,率大军退往阴平,撤回蜀中。而此时中路的诸葛绪已经抢先占据了阴平桥头,堵塞了蜀军的退路。匆忙之间,姜维声东击西,假意向北进军三十里去袭击魏军后路,诸葛绪果然中计,率军北撤堵截。姜维乘机迅速通过桥头,与廖化、张翼等合兵,退守剑阁。等诸葛绪发觉上当,赶去阻截时,还是差了一步,蜀军已经过去一天了。

  姜维率主力成功退守剑阁,使司马昭原本“绊姜维于沓中,使不得东顾,直指骆谷,出其空虚之地,以袭汉中。彼若婴城守险,兵势必散,首尾离绝”的战略破产。剑阁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称,姜维凭险据守,钟会强攻不下,两军成相持之势。这时魏军因路途艰险,军粮难以为继,于是钟会有了退兵的打算。眼看着蜀国要逃过一劫,魏军劳而无功了。

  邓艾却不这样认为,他提出了一条妙计。“当下蜀军大受挫折,应乘胜追击。派出精干队伍从阴平沿小路经汉德阳亭,奔赴涪县(今四川绵阳市涪江东岸),此地距剑阁西有百余里,距成都三百余里。占领涪县后,直接南下攻取蜀汉的国都。姜维虽死守剑阁,但在这种情形下,他一定得引兵救援涪县,那样的话,钟会正好乘虚而入。如果姜维死守剑阁而不救涪县,那么,涪县兵力极少,很容易攻破。兵法讲‘攻其不备,出其不意’。今我率军进攻其空虚之地,一定能灭掉蜀汉。”

  阴平古道起于阴平郡(今甘肃文县鹄衣坝),途经文县县城,翻越四川省青川县境内的摩天岭,经唐家河、阴平山、马转关、靖军山,到达平武县的江油关(今南坝镇),全长265公里,最险峻处要数摩天岭了。这年冬十月,邓艾亲自率领精兵万人实施偷渡计划。他们沿着阴平古道,凿山开路,修栈架桥,越过七百余里荒无人烟的险地。途中最艰险处,道路断绝,一时进退不得。邓艾身先士卒,用毛毡裹身滚下山坡。将士们见主帅奋不顾身,士气大增,于是攀着山上的树木,一个接一个小心翼翼攀援而下。此时,邓艾面对的危险不只是险峻的道路,粮饷的断绝,他最担心的是阴平出口有蜀军把守。若出口驻扎有哪怕数百人的队伍,邓艾率领的偷袭部队也将陷入进无可进、退无可退的险境,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但邓艾敢于出此险棋,源于他对蜀国当时的军政混乱状况摸得清清楚楚,手握重兵的大将军姜维担心被黄皓陷害,长期驻屯在外,蜀国内地兵力空虚,防守松懈。姜维退守剑阁后,群臣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关中通往蜀地的官道上,那里有难以逾越的天险,更有蜀军主力驻守,不经过一番血战,魏军万难攻克,因此,没有人留意陇南通往四川内地的阴平古道,更谈不上派兵扼守。为了同主将钟会争抢灭蜀的不世之功,邓艾决定拿身家性命赌一把。结果,他赢了。

  魏军神不知鬼不觉突然出现在江油城下,守将马邈原以为前有大军驻扎剑阁,魏军万难攻克,没想到邓艾神兵天降,霎时间惊慌失措,未加抵挡便开城投降。魏军一路直下,向成都进军,沿途守将纷纷献城请降。只有卫将军诸葛瞻从涪城赶到绵竹,组织军兵进行顽强抵御。邓艾派儿子邓忠攻打诸葛瞻的右翼,司马师纂攻左翼。结果两人失利,败退回来说:“诸葛瞻防守严密,无懈可击。”邓艾怒骂道:“生死存亡全在此一举,还找什么说辞!”喝令将二将推出斩首,以整肃军纪。二人请求将功赎罪,准许后策马奔回,挥军再战。邓艾也亲临督战,最终大破蜀军,斩诸葛瞻及张遵等人,攻克绵竹。

  邓艾乘胜进击,势如破竹攻陷雒县(今四川广汉北),逼近成都。蜀后主刘禅六神无主,自觉大势已去,在谯周等人劝导下,派人给邓艾送上皇帝印绶,举国请降。邓艾兵不血刃进入成都,蜀汉灭亡。

  十二月,魏元帝曹奂下诏,说邓艾“曜威奋武,深入虏庭,斩将搴旗,枭其鲸鲵,使僭号之主,稽首系颈,历世逋诛,一朝而平。兵不逾时,战不终日,云彻席卷,荡定巴蜀。虽白起破强楚,韩信克劲赵,吴汉禽子阳,亚夫灭七国,计功论美,不足比勋也。”给予邓艾高度的评价。同时加封邓艾为太尉,增邑二万户。他的两个儿子也进封亭侯,各食邑千户。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