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陇史】气象
  • 时间:2021-09-10
  • 点击:0
  • 来源:兰州晨报

气象

  欣赏博物馆的藏品,一不留神,就会发现一个奇怪现象:不同时代的器物,其所蕴含的气息各不相同。

  昂扬向上的时代,器物上所蕴含的气息必定是雍容华贵大气磅礴的。盛唐时节,大唐王朝四处开疆拓土,文人也能喊出:“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敢于“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人人渴望开疆拓土,建功于边陲,封侯于万里。大唐上下信心爆满,李白写出“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杜甫在颠沛流离中,写道:“麻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也露着内心自信。完全不同于清朝时期,官员见天子时的战战兢兢,自称奴才的样子。

  这种自信,在艺术品也完美地体现了出来。颜鲁公的书法,大气磅礴,透露着自信满满的正大气象。他的书法,初学褚遂良,后又得笔法于张旭,后来融入篆籀笔法,中锋用笔,有筋骨,有锋芒,大气磅礴,多力筋骨,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盛唐气象。

  正大气象,不仅在书法,也渗透到了民众日常生活中。甘肃庆城博物馆收藏有一件彩绘贵妇俑。这是唐开元十八年(730 年)的作品,双手笼于胸前,站在方形台座之上,一副唐代贵妇的装扮。

  开元十八年,正是盛唐的顶峰,一个无比自信的时代。只见贵妇拱手捧香囊,矜持中略带微笑,尽显雍容华贵的气象。这件文物出土于庆城穆泰墓。穆泰祖籍天水,35岁时穆泰被授予游击将军、上柱国、行庆州洪德镇副将,算是边防军系统的一个中下级军官。

  这件彩绘贵妇俑,或许是穆泰的妻子形象,或许是其他什么人。无论如何,她身上不经意流露出信心十足的盛唐气象,成为那个时代最好的见证。

  想想吧,一位边防军中下级军官,墓葬中的随葬品,也是自信满满,呈现雍容华贵气象。而他们所处的时代就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顶峰。

  掌上兰州·兰州晨报记者 王文元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