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陇史】千年前金城首富:牛羊不数头,葬送了西晋王朝
  • 时间:2021-09-24
  • 点击:0
  • 来源:兰州晨报

  如果有人问,1700年前,兰州的首富是谁?估计能回答上来的人寥寥无几。那么,1700年前,兰州的首富究竟是谁呢?

  这个人名叫麴允。不过,他虽然是首富,却断送了西晋的最后一线希望,最终自杀而死,留下无尽的遗憾。今天,我们就来讲讲这位金城首富的故事。

  牛羊满谷,成了权势显赫的人物

  麴允生活在西晋末年,出生于金城豪族,当时,西北州县的百姓间流传着一句谚语:“麹与游,牛羊不数头。南开朱门,北望青楼。”就是说,当时金城有两大超级富豪,一个姓麴,一个姓游,家里的牛羊多得没法数。那怎么计算牛羊呢?用山谷来算。司马迁曾写过一个甘肃富豪,他家牛羊多得无法数,就是用山谷来计算的,满坑满谷的。

  西晋时期的金城郡,治所在榆中县,管辖有榆中、金城(今兰州市西北)、白土(今永靖县和青海民和县之间)、浩门(今永登县西南)、允街(今永登县南)5县。不过,此时的金城郡,经历了东汉末年的战乱,曹魏时期的动荡之后,不论是管辖地域和人口经济规模都遭受了重创。河湟谷地及今永登河谷产粮区基本上都成为羌人的游牧地了,农业生产遭受严重破坏,经济彻底转向了畜牧业。这才有“牛羊不数头”的谚语。

  西晋末年,天下大乱,地方豪强势力很“自觉”地占据州县要职,担负起管理一方的任务,各州县的控制权也自然落入了他们的手中。于是,首富的钱财,加上把持地方势力的权利,就助长了某些人的野心。麴允就是这样的人。不过,麴允没有长远眼光,也没有杀伐决断的心机。最终,上演了悲剧的末路。

  洛阳失守,皇帝被俘。大臣阎鼎等人逃到了长安,立秦王为皇太子。自然,阎鼎就把持了朝政。此时,麴允为安夷护军、始平太守。他嫉妒阎鼎的功劳,自然也想获得更大权势。就在这时,阎鼎杀了京兆太守梁综。于是,麴允就和梁综的弟弟冯翊太守梁纬联合起来,攻打阎鼎。后来,他得到了雍州刺史一职,管辖着关中以西的大部分地方,可谓是实力强大。

  晋愍帝即位,控制关中的麴允,也成了权势显赫的人物。他担任了尚书左仆射、领军、持节、西戎校尉、录尚书事,雍州如故。这么多职位,综合起来就是说,在朝堂可以处理朝政,在地方不仅控制雍州,还可以处理西戎事务。

  优柔寡断,葬送西晋最后的希望

  当时,关中的形势也是岌岌可危。麴允还是有一定的能力,一度稳定了关中局面。刘曜、殷凯、赵染率数万众逼长安,被麴允率军击破,还生擒了殷凯。看到直接进攻关中不行,刘曜就开始蚕食关中周边的北地、上郡等地。麴允多次率军救援各地,可惜最后功亏一篑。

  最后,北地被围,北地太守麴昌派人求救,麴允率领人马前往救援。谁知,他的军队在半路上中了圈套。他在距离北地城数十里的地方,看到北地郡所在的方向,烟尘蔽天,似乎起了大火。看到这一幕,麴允犹豫了,救还是不救呢?就在此时,刘曜派出的间谍也赶了过来,给麴允汇报说:“郡城已经失守,焚烧一光,来不及了。”听了这话,麴允大惊,上当了,他的部下害怕被围,在撤退的途中溃散了。当他们撤到长安后,过了几日,北地太守麹昌突围出来,逃到了长安。北地郡就这样丢了,长安局势严重不利。

  不仅缺乏军事才能,而且也缺乏知人善任的能力,最终将西晋的最后一点希望也丢了。他身边多是无赖凶人,还获得高官重爵,当时的新平太守竺恢,始平太守杨像、扶风太守竺爽、安定太守焦嵩,都是征镇杖节,加侍中、常侍,还有些村坞主帅小者,也给了假银青、将军的称号。结果,那些人纵横不法,他也无法管理。最终导致各部人心离散,羌胡跋扈不法,关中大乱。刘曜进攻长安,大半的老百姓被饿死,晋愍帝只好出降。他感叹说:“误我事者,麹、索二公也。”

  后来,晋愍帝被掳掠到了平阳,受刘聪的幽辱。麴允见此情景,伏地号哭不能起。

  刘聪将麴允关到狱中,麴允发愤自杀。

  刘聪嘉其忠烈,赠车骑将军,谥节愍侯。这位金城首富,就此走完一生。身处乱世,财富固然可以助其成大事,但因优柔寡断,用人不当等诸多原因,最终只能误己误人,彻底断送西晋最后一线希望。

  掌上兰州·兰州晨报记者 王文元

上一篇:没有了